南阳市广寿保健品公司logo

服务热线:400-0123-183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新闻中心

NEWS
  • 旗下品牌
  • 联系我们
行业资讯广寿保健品公司
GUANGSHOU

为销售保健品各种攻略齐上 调查、亲情、洗脑层出不穷

来源:网络 作者:广寿保健品公司 时间:2015-04-14 09:13:19

  保健品推销

  忽悠老人“三部曲”

  第一步:摸底调查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仪器摆在店门口,并不是仅仅免费为老人量血压。这时,热情的工作人员会要求登记老人的个人情况,包括姓名、电话、地址等,还会用嘘寒问暖的方式套出老人家庭的经济情况等等。

  第二步:亲情公关

  自称医科大学毕业的“专家”,医术不见得好,但是嘴巴一定要甜,把握一切机会夸老人,嘴一甜,老人就高兴了。接下来,“专家”就会让老人试用产品,并不是要求老人马上买,而是让老人常来坐坐,多感受几天,期间还有可能给老人送一些小礼物,让老人觉得很温馨。

  第三步:洗脑推销

  取得老人信任后,健康顾问就会邀请老人参加活动,发邀请函、打电话,说话特甜特热情,最关键的是提醒老人有奖品。在一些二三流酒店租个会议室, 头顶各种光环的“大师”现身,采用各种噱头,对着台下的老人们大肆宣扬保健品所谓的神奇功效,最后就会出现老人们掏出上千元抢购保健品的场面。

  社会上有一种“大师”,无时无刻不在为老人健康着想,口口声声喊着要让“父母们长寿”,而目的只是要让老人们掏出上千元,购买假冒伪劣保健品; 社会上有一种“专家”,整天围着老人们转,是他们的“贴心小棉袄”、健康顾问,嘘寒问暖、免费量血压、送小礼物,目的也是要让老人们掏钱买假冒伪劣保健 品。

  日前,厦门药监部门掀起一场“四非”(非法生产、非法经营、非法添加和非法宣传)保健品整治风暴,查处13起利用“健康讲座”非法宣传销售保健品的行为。老人保健品市场有何乱象和内幕?记者结合本报以及其他媒体的相关报道,进行梳理和揭秘。

  

  “专家”真面目

  他们是骗子、演员和奸商

  唯独不是“医学专家”

  在佛像前打坐,一束“佛光”照在他身上,头顶“公益楷模”、“十佳培训师”等光环,在礼仪小姐簇拥下现身的李大师,让台下成群结队的老人们直 呼:“李大师,我爱你!”这不是明星演唱会,而是日前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的一幕,李大师利用健康讲座,向老人们推销假冒伪劣保健品绿康胶囊。然而,这个李大 师的另一面是怎样的呢?警方调查发现,李大师只有高中文化水平,在成为“大师”之前,他只是一名保健品推销员。所谓的“佛光”照身,只是请人设计而已,响 亮的头衔也是花钱买来的。

  李大师露出真面目之后,他推销的保健品更是令人大吃一惊。药监部门检测发现,该保健品不含有它所标识的成分。更令人咋舌的是,李大师购入的保健 品价格是50多元,他拿到市场上销售,零售价标价高达5800元。在健康讲座上,李大师做促销,两盒绿康胶囊2980元,只要购买还赠送貔貅等十种礼物。 其实,赠送的礼物都是便宜货,却在李大师的渲染下,成为无价“宝物”,只送不卖。

  记者注意到,像李大师这样招摇撞骗之徒,不在少数。今年央视3・15晚会上,同样曝光了一个所谓的大师。看上去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大师,在广 告视频上侃侃而谈,推销保健品高老太静电理疗贴,还称自己是清朝御医传人,信誓旦旦地表示:“人在做天在看,一周期就是要让你平稳,否则我把姓改了随你的 姓。”这个大师的背后又是如何呢?原来,这是广告公司包装起来的,请了一个老者当演员,进行各种吹嘘。其实,高老太每盒膏药的成本不到3元钱,但售价高达 99元钱,一个疗程要990元。

  此外,本报曾披露,我市一些保健品“专家”,忽悠老人参加健康讲座时,除了给自己脸上贴各种金外,还会假借“中国健康协会”、“美丽中国组委 会”、“全国健康家庭行动”等名头来唬人,甚至傍上“发改委”等部门。实际上,这些“专家”双眼紧盯老人口袋里的钱,戴着的是伪善的面具。

  “保健品”真相

  低价采购劣质药丸

  重新包装卖出天价

  上述李大师向老人们推销的绿康胶囊,造假窝点就在厦门。

  警方查明,2012年以来,厦门福淼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张某,在河南、浙江等地购买药片、药丸等原材料,在厦门设立了制假窝点,雇佣 工人进行加工包装,由颜某负责在厦门组织生产假冒伪劣“绿康胶囊”,使用安徽哈博药业授权的包装,通过多个经销商销往全国各地,李大师就是其中一个。

  今年5月份,本报曾详细披露了这个藏在湖里五通一处不起眼的小作坊里的保健品造假窝点。该窝点人员从外地买来原材料,每一粒成本就在两分钱左右。经过手工包装,买到消费者手上一瓶要580元,一瓶30粒,一粒就是19.3元,几乎是成本的1000倍。

  这些假冒伪劣保健品到了李大师等人手中之后,他们就开始采用“洗脑”讲座:采用夸大宣传、开会、聚餐等方式招揽老人,进行试用体验,最后高价卖出。据估计,这个案件在全国涉及的案值过亿元。

  据了解,今年5月1日以来,厦门药监部门协同公安机关,查办无证生产保健食品刑事案件1起,取缔无证生产保健食品地下黑窝点1个,将2条涉嫌生 产假冒保健食品线索移交公安机关调查;查处销售不符合法定要求的保健食品案件5起;查处利用“健康讲座”方式非法宣传、销售保健食品行为13起。

  本报记者 汪长福

  【记者手记】

  亲情回归

  虚情就没有市场

  本报记者 汪长福

  老人被忽悠,花高价购买保健品的新闻,其实已经算不上新闻了。

  保健品市场不规范、“挂羊头卖狗肉”的保健店还有生存空间。那么,坑骗老人买保健品的事情,仍会持续上演。

  怎么办?双管齐下,除了治标,还要治本。对于保健品行业来说,各职能部门的监管不能缺位,对于违法违规行为,该打击的要打彻底,该取缔的要不留情面。发现监管漏洞,更应该及时补上,特别是对开在小巷子里的健康园,不要应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诗句。

  对于老年人的这种行为,深层次的一个原因是社区医疗保健还不够普及深入,这需要过程。另一方面,老人关怀缺失,两代人沟通不畅,这也不能忽视。

  我们欣慰地看到,“常回家看看”已经入法,让亲情取代推销员的虚情,或许,老人们将不再迷信那些假冒伪劣保健品。

  >>> 链接

  “老师”比子女还贴心,怎么好意思拒绝

  骗子的“亲情攻势”,让老人失去“算账能力”

  很多平常生活非常节俭的老人,为什么愿意花大钱去买那些保健品?老人们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被很多人嗤之以鼻的那些保健品推销员的所谓“亲情攻势”,对老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老人说:比子女还贴心,不买都不好意思

  家住岛内凤屿路的黄阿姨今年60岁,是一名知识分子,已经退休多年,一直被“三高”困扰,各种药吃来吃去总是看不见效果。一次偶然的机会,黄阿 姨买菜路过一家健康园,被热情的小年轻留住脚步,免费测量血压、健康咨询等等,一整套“攻势”下来,让黄阿姨心里觉得特别温暖。

  “人家为我付出那么多,最后要我买保健品也是为我好,买来试一下也没什么坏处,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拒绝。”正是抱着这种“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 丈”的心态,不少老人其实是被推销分子的心理战术“攻陷”,怀着感恩之心去购买价格高昂的保健品。还一位阿婆向记者坦言,子女不愿和自己交流,自己很孤 独,“有时我们感觉,‘老师’比子女还贴心,又怎么好意思拒绝他们推销的东西呢?”

  子女叹:就当是让老人家花钱买个高兴吧

  黄阿姨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厦门76岁的吴阿婆,6年来花了11万元买老年人保健品,却未见效果;80岁的潘阿婆每天凌晨4点多就出门,和老 伴一起去参加保健品讲座,几年来风雨无阻;中华街道的陈阿婆,每月3000元的收入,大部分都用于买保健品,子女反对她买,她还威胁要为此和儿子“断绝母 子关系”……记者发现,推销人员打出亲情牌,外加健康讲座和小礼物的“狂轰滥炸”,足以使很多老人被洗脑,失去“算账”能力,分不清那些“大师”、“专 家”其实是用小钱去钓老人们的大钱。而且老人们花高价买来的保健品,往往没有效果,但他们还是深陷其中。

  此前,记者采访时还碰到这样一个无奈的家庭:退休老人疯狂迷信小区附近保健店的健康“专家”,购买上万元的保健品也是二话不说,甚至连单据都不要,子女百般劝阻也无效,最后只能叹息:“就当是让老人家花钱买个高兴吧。”

 

‘健康中国2020’宏观战略 保健品市场将逆流而上 :上一篇  下一篇:大型制售假冒保健食品“卢氏兄弟”案告破